青岛喜顺搬家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应先生
电话:0532-8813951
邮箱:service@gwt168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用双手与汗水换钣吃的搬家工

编辑:青岛喜顺搬家公司  时间:2015/01/19  字号:
摘要:用双手与汗水换钣吃的搬家工
卡车在北京二环路上急行,刘士滔坐在车厢里,手抓卡车护栏说着自己的故事。汽车的颠簸和都市的喧嚣使他的讲述听起来时断时续。 
  刘士滔是一家搬家公司的搬家工,此时正和他的同伴们前往客户家,这是他们这天接的第二单活儿。一般情况下,他们每天都有两三单活儿。  
  在北京当了四年搬家工,29岁的小伙子眼角已经有了不少皱纹。蓝色工作服上被撕出许多口子,白帆布鞋里也露出了大拇指。刘士滔瞟一眼手臂上的旧伤痕,很不在意地说:“搬东西时,不能碰坏家具,伤了手无所谓。”  
  车上四个小伙子都二十多岁,相比之下,刘士滔年龄最长,来公司年头也最长,他成了这辆车的车长。每出一次车,客户付160元钱,而这些搬家工仅获得其中17%的提成。  
  车到了客户楼前,还没停稳,刘士滔已经跳了下去。待车停稳后,他打开车厢,拿起一块抹布,随客户进家。 
  这是一栋筒子楼,楼道里楼梯口堆了不少杂物,使原本就不宽敞的走道显得更加拥挤。刘士滔进屋后用抹布擦家具上的灰尘,这是他们工作的一个必要步骤,目的是检查各类家具是否有损伤,如果有,就得跟客户提前说明,否则,一旦客户发现物品有损,搬家工人负责赔偿。有一次,刘士滔他们在搬家过程中不慎将客户的一个灯箱摔坏,赔去了他月收入的一半。 
  搬东西先从大件物品搬起。刘士滔和一个工人将组合柜抬出屋,然后帮其将柜子背上肩。四个工人个头都不高,可是扛着百十斤重的东西上下楼却看不出太吃力。一个冰箱,背在背上,一手扶上,一手扶下扛起就走。 
  “这里头当然也有技巧。”刘士滔说。他刚来时,看着大件物品就发怵,不知该怎么动手搬。“跟老工人学学,就知道该怎么使力怎么搬了。” 
  搬家是份体力活儿,刘士滔认为自己干这活儿挺合适。“刚开始也不太习惯,干一天活儿,浑身哪儿都疼,过了一个星期就习惯了。” 
  在农村老家,刘士滔生活在一个二十多口人的大家庭。来北京四年,他只回过两次家。
  “在这儿挺好的。只要你实实在在干活,又有正规单位,客户一般就对你挺客气。”当然,也有碰上难缠客户的时候。“我们来干活儿的,最终就是为了从客户手里拿到钱,干完活儿后谁也不跟谁打交道,也就没必要计较。” 
  四年里,刘士滔一直没换过工作。他对公司和自己的现状都比较满意。“这是正经公司,出点儿什么事,也有公司给担着。”  
  刘士滔的日历上没有节假日。公司规定,节假日加班,提成是平时的两倍。今年,妻子也来了北京,小两口租了一间房,除去房租和日常开销,他俩还能存些钱。  
  对未来的日子刘士滔没有多少打算,他只想趁年轻有力气攒些钱,干不动了就回乡下种田,土地是他的精神底线。  
  卡车穿越了近半个城市到达客户的新家。工人们迅速而小心地将车上的物品搬进屋,一切似乎都很顺利,但签单付款时,还是出了麻烦:柜子上一个金属拉手撞断了。刘士滔没说话,等待客户的意见。最后,客户扣除20元搬家费算做补偿。 
  回程路上,刘士滔说起自己8岁的儿子。小家伙上小学一年级,跟奶奶一起住。“他挺怕我的,问他想不想我,他老说不想”。
上一条:搬家公司民工的账单 下一条:搬运工不好招搬家公司提高待遇